冉冉岁将宴 九

小说:冉冉岁将宴 作者:长留留 更新时间:2019-09-14 14:18:14 源网站:棉花糖
  若是问起整个昆仑谁最爱凑热闹,必然人人都会回答同一个名字——夏怀若。正值课间,夏怀若左手牵着叶晚池,右手持着剑随意地搭在江行阙肩上,三人有说有笑地往下一位先生授课之处赶。“呜~我光是听听就觉得那场面一定超酷了,居然没有看到!”此刻的夏怀若正在懊恼自己没能亲眼目睹那日在沼湖的激烈战况,作为江行阙的头号迷妹,她向来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精彩场面,要不是昆仑不通电,而她的手机又坚持不了太久,只怕是连江行阙翻白眼她都想记录下来。

  “你呀,一天到晚就想着看阙阙出风头。”叶晚池同往常一样含着笑打断了聒噪的夏怀若,后者装作不满地对她扮了个鬼脸,还没继续吹下去,江行阙倒先开口接上了先前的话:“那当然,你是没看见我当时有多帅,你要是看见了,肯定当场就弯了。”说着对着空气比划了一番,惹得夏怀若又是一阵标准的迷妹惊呼。

  秦霜叶迎面走来时江行阙仍在与夏怀若嬉闹,叶晚池第一个注意到了来人,她柔声唤到:“霜叶。”对方并未回应,只是低着头继续向前。虽不知缘由,但叶晚池向来明白秦霜叶不喜欢江行阙,连带着也讨厌上了与江行阙私交甚佳的自己与夏怀若等人,她见秦霜叶并不理睬自己,便识趣的不再多言,倒是夏怀若不满地大声说到:“干嘛跟她打招呼,她什么时候理过我们呀。”叶晚池将被夏怀若牵着的手紧了紧,示意她别再说什么,后者本想让江行阙帮自己说上几句,可当她看向江行阙时,对方似乎正心虚出神,于是夏怀若只好瘪着嘴气呼呼地跟着离开。

  就在夏怀若好奇地思考着江行阙在想些什么时,身后的秦霜叶亦像是被什么吸引一般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她总觉得方才江行阙身上有一股极难察觉又极其熟悉的气息,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秦霜叶转身盯着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右眼角的胎记在花钿的掩盖下逐渐由紫转黑,她猛地想起,那气息与白芷所持残玉所散发出的几乎一般无二。秦霜叶思忖片刻,心道那气息极弱必然是因残玉已不在江行阙身上,结合这一个月的异常来看,白芷愈发频繁地在失魂之时向沼湖行进,定是江行阙早已将残玉重新放回沼湖之中。想到此处,秦霜叶不禁握紧了手中之剑,紫黑之气也从花钿下汹涌而出。

  一把锃亮的剑从身后架上江行阙的脖子时她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像是早已料到般,她一脸平静地看着前方,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行动。“秦霜叶!你有病?”夏怀若见江行阙毫无反应,气得拔剑大骂。面前那个叫做秦霜叶的同门此刻仿佛走火入魔般从眼角的花钿处不断溢出紫黑色的混沌之气,手中的剑也已在江行阙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而江行阙却依旧没有转身只是漠然地背对着已然怒至极点的秦霜叶。见叶晚池左右为难不好相劝,夏怀若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出手将秦霜叶的剑一把挑开。

  “怀若,不用你插手。”江行阙把夏怀若持剑的手按下,不过刹那,秦霜叶便再次向江行阙攻来,与之前的有所保留不同,这回对方的眼中满是无法掩饰的杀意。夏怀若猛地甩开江行阙接下一击,反手便在秦霜叶的衣袖处划了道口子:“秦师姐,我敬你一声师姐,你可别太过分了。”她挡在江行阙与叶晚池的身前,敛了先前的笑脸,冷眼看着秦霜叶,而对方却毫不领情地从袖中甩出一道符篆,接着再度提剑飞身上前。

  因速度太快,紫黑的混沌仿佛一道细长流云般从少女眼角处一直向其身后蔓延,随着符篆接触到第一缕混沌之气,原本及其缓慢地流动着的紫黑气体在瞬间汇成一团,并笔直向三人所在之处砸去。夏怀若把剑与剑鞘交成十字,强行将其抵住,白净纤细的手上此刻青筋暴起。秦霜叶见此时正是良机,一个纵身从夏怀若的头顶越过,手中之剑直指江行阙。“阙阙!”夏怀若吃力地扭过头,却只见江行阙认命般闭上眼睛,她大吼一声,使出全身力气将那团雾气推开,凌冽的剑光划出一道弧线却意外地未能击中目标。此时叶晚池也不再袖手旁观,她从佩囊中取出蛊匣,又将一道符篆覆于其上,霎时,一只几乎比人还高的蝎子便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叶晚池双手结印驱使巨蝎上前支援夏怀若,同时对着秦霜叶说到:“霜叶,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去和爹爹说,停手吧。好不好?”没有人注意到,叶在晚池说出爹爹二字时从秦霜叶眼中闪过的落寞与悲伤,她将视线在叶晚池那张与叶映波极像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接着转回江行阙,滔天的怒气与杀意汹涌而出,那紫黑的混沌亦再度向夏怀若与巨蝎攻去。勉强接下一击的夏怀若一边咬牙与混沌缠斗,一边祈祷着江行阙能出手反击。然而往往事与愿违,后者不但没有出手的意思,反而闭着眼轻声道了句对不起。

  就在秦霜叶的剑尖触到江行阙肌肤的那刻,另一柄剑的剑身贴着它的剑刃扫过,流畅地以内力将其震开,轻而易举地化解了秦霜叶的攻势。那剑灵的气息江行阙再熟悉不过,她睁开眼,恰巧看见江行歌持着风落熟练地一挑,顿时便让秦霜叶的佩剑脱了手。少年一手握剑,一手持符篆,口中念到:“天地正气,退魔诛邪。”接着将符篆朝夏怀若身前的混沌一指,瞬间,原本还无比坚硬难攻的混沌便四散而去,消失在了空气中。

  此刻局势大转,江行歌似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江行阙脖子上的伤口,收起原本正对着秦霜叶咽喉的风落说到:“昆仑弟子严禁私斗。”秦霜叶对上江行歌的目光,后者虽一派秉公执法的样子,但眼神中却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凌厉,秦霜叶自知失了机会,努力敛去一身杀意,咬牙颤抖着将佩剑拾起,末了在离开前留下了一句:“昆仑江氏,皆是助纣为孽之辈。”

  江行歌在秦霜叶走后没有多言一字就带走了江行阙,夏怀若与叶晚池虽有些担心,到底还是任由他们去了。“晚晚,你看江行歌那个木头那么生气,他不会揍阙阙吧。”夏怀若不放心地问道,叶晚池却只高深莫测地笑答:“笨蛋,他才不会舍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冉冉岁将宴,冉冉岁将宴最新章节,冉冉岁将宴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